暗时间

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可以无形中比别人多出很多时间,从而实际意义上能比别人多活很多年。我们经常说“心理年龄”这个词,思考得多的人,往往心理年龄更大。

有人用10年才能领悟一个道理,因为他们是被动领悟——只有当现实重重撞到脸上的时候才感到疼,疼完了之后还是不记得时时提醒自己,结果很快时过境迁后抛之脑后,等到第二次遇到同一个坑的时候早忘记曾经跌过跟头了,像这样的学习效率,除非天天摔坑,否则遗忘的效率总是大过吃亏的记性。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则能够在重要的事情上时时主动提醒自己,将临时的记忆变成硬编码的行为习惯。

如果我们有做总结的习惯,在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总结自己在某某领域的投入了多少时间,建议千万不要粗略地计算有多少天下班后拿起书来翻看过,或者看过某些专家的文章及瞄过几行代码。因为这样会发现,书经常翻,文章经常看,代码不少读,但领域却不见得多深,表面上花的时间不少,收益却不见得那么大。因为犹如看书并记住书中的东西只是记忆,并没有涉及推理。只有靠推理才能深入理解一个事物,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部分推理的过程就是你的思维时间,也是人一生中占据一个显著比例的“暗时间”,当我们在走路、买菜、洗脸洗手、坐公交或地铁、吃饭、睡觉,上洗手间,所有这些时间都可以成为“暗时间”,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时间进行思考,反刍和消化平时看和读的东西,让我们的认识能够脱离照本宣科的层面。这段时间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日积月累会产生庞大的效应。

有时我们经常会看到或听到,某某牛人在多个领域都是非常卓越,我一直会好奇,这些家伙到底哪来的时间,居然可以在不止一个领域做到卓越?
像我们程序员都会清楚,在进行任务切换需要耗费额外的花费,用于保留当时现场便于再切回来。大脑思考也是如此,如果只做一件任务,就不会有损失。这就是为什么专注的人比不专注的人在时间利用效率上高得多的原因,任务切换的暗时间看似非常不明显,但日积月累起来就会发现,消耗在切换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我们工作中经常会出现这样情景,在写了一会儿代码后,忽然感到一阵无聊,忍不住会找开浏览器上上微博,看看QQ空间,10分钟后想起来需要继续工作,再切换回来,但要回复到当时的理想的状态,却需要一段时间来努力去集中精力,把记忆中相关的知识全都激活起来,从而才能进入“状态”,因为我们上了10分钟网之后这些记忆已经抑制了。如果这个“热身”状态需要一刻钟,那么看似10分钟的上网闲看其实就花费了25分钟。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高效的习惯:搞干扰。只有具备超强的搞干扰能力,才能有效的利用前面提到的种种暗时间。

我爸经常问我一个问题:“每天上下班地铁上四五十分钟怎么过的?“,我说:“看书或睡觉“。他很疑惑,地铁人多又挤而且晃能看书进吗?
我坐地铁偶尔会坐过站,也只会在上述二种的情况下会出现,书是能看得进的。
另外,经常利用各种碎片时间阅读和思考,对迅速集中注意力和保持注意力都非常有帮助。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马桶时间“,我会在这个时候思考很多问题,很多想法会产生。最早记忆在大学时期(可能那时我才开始会思考问题),那时我们几个朋友经常去主动做项目,会碰到很多未知问题,后发现一些难点在”马桶时间“我突然会有很好的思路去解决,即使现在也这样。

非常喜欢一句话:专注成就专业
暗时间的利用也是专注的一种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