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关注的体验

image

– DayOne 记于 2016.09.09

今天看克里希了穆提的《生活即是行动》学习到“全然的关注”这种感觉。也正是目前感觉自己缺失的,生活变得日益紧张,日益依赖外部的状况,而非自己的投入其中和缺失热情。以前日常的微笑,慢慢变成眉头紧锁。做事方法方式,也显得混乱,行动也是四分五裂,充满矛盾。所处,处处是瓶颈,处处无法突破,被禁锢其中。

昨天下班时,工作方面的原因心情挺不好的,很烦燥,又无助,而又生活压力较大。回家时,心情也是这样。估计家人也看到我这状态,心情也不太好。

而后因手机拉在车上,于是带小孩一起下去拿。顺便跟着小孩到小区外空旷的草坪上溜溜。

这时已经9点多了,草坪上人也少了,草上也沾了不少露水,湿湿的。穿着短袖,秋风吹得有点凉,也随之倒精神了一下。

当小孩踏入草坪那一刻,尖叫声夹杂着欢笑声,非常清晰明亮,还有小孩特有的单纯的儿声。小家伙在欢快的在跑动着。那娇小的身体,稍远点就只能看清小胳膊小腿的在有节奏的小幅快速晃动,都无法感知到跑动的速度,只觉得是眼睛里的一个个画像在不断的闪动而已。

恰巧,正因为较晚了,内心没有怕小孩跑丢的恐惧;另外,脑较累,无心再去思考些其他的,都丢一旁吧。

就这么简单的,全然投入。整个身体、感官、双眼、双耳——一切。灰暗的夜里,湿湿空旷草坪上,小孩欢乐奔跑,秋风凉凉,汽车的嘈杂也遮挡不住小孩的笑声。没有时间的存在,每一刻都是幅不同的美景而已。


就像书中提到,我们已然被训练得心不在焉,以至于我们总是试图从关注逃离到心不在焉。找到这种全然的关注不易,是种巨大的挑战。

“我很懒散”,“我心很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那么就会全然的关注懒散,心累,其他事情上。

当我们吃东西时,就吃。当我们散步时,就散步,不要对自己说“我还有其他事情想想或做做”。当我们看书时,就全身心地看,无论这是本侦探小说、还是本杂志或者你喜欢的书。全然地关注就是种完整的行动。重点不是我们在做什么,而是我们是否能对此投以全身心的关注。

全然的关注也是种倾听。

倾听本身就是一种谦卑的行动,是门艺术。去倾听意味着,你不仅仅对讲话者所说的投以全身心的关注,也对那群乌鸦,以及落日、云朵、拂过树叶的微风,和这里的各种色彩投以全身心的关注。

就如陪小孩的情景,我能感觉到身边的一切,而并非只是以前感受到的小孩跑东跑西,得一直追上去盯着,身边还充斥嘈杂的汽车声,好烦好烦,越想越烦越累,就把小孩抱回家。

全然的倾听会放弃所有的观念。

只有倾听才会了解,这不是指只是理解了某个句子。是意味着这句话的所有内容有所了解,并且全然领会这句话的涵义,就好比这句话完全适用于我们自己身上一样。

如果头脑会倾听,这份倾听就能带来高品质的头脑,由此就会产生行动。然而,如果没有高品质的头脑,没有这种奇特的、具创造性的爆发品质,而只是一味追求行动,那么就会招致琐碎而肤浅的头脑和心灵。

我们受模仿、受制于传统、不具深广的洞察能力,我们的视野都被立即的应对的行动及其产物所遮蔽。我们大多数人都专注于于“怎么做”。

我已回想不起太多“全然的投入”,以前看开源项目源码时会有,当理解作者精巧的实现时,会心一笑,甚至拍案叫绝。嫣然感觉作者就在身边,并对他竖大拇指或者报以微笑称赞。

克里希了穆提说到:

“全然的关注”才会有“全然的行动”。专注和关注是不一样的。专注是排他的过程,在我们专注于一个目标的那刻,这个目标就变得远比关注本身重要得多,就如同小孩被玩具吸引一样。

如果我专注于开车,那么路边飘过的景象,空气中不同的味道,全然麻木,随他而去。我会盯紧前方车辆,盯紧红绿灯,以防万一。

当存有动机时,其中就不存在关注。只有当不持任何动机,没有目标,没有任何形式的强制时,才会关注 。

这显得多么的不现实。何时会能做到全然的关注?
只有当爱存在时。当爱存在时,就会有全然的关注。无需任何动机
对象,无需丝毫强制,你只要爱就可以。

爱不是多愁善感,不是情感主义,受也不是奉献。
它是种存在的状态:清晰、健全、理性、纯净,由此就可以产生全然的行动。

所以在陪家人或者溜小孩时,很容易找到这种状态,因为充满爱。